<code id="ljjw5"><nobr id="ljjw5"><track id="ljjw5"></track></nobr></code>
<big id="ljjw5"><em id="ljjw5"></em></big>

  • <th id="ljjw5"></th>
  • <big id="ljjw5"><sup id="ljjw5"></sup></big>
    <th id="ljjw5"></th>
    1. <th id="ljjw5"></th>
      <nav id="ljjw5"><video id="ljjw5"></video></nav>
      热点新闻

      煤电博弈已成影响国内航运市场的关键因素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6-21 来源:华夏时报 作者:

      用电高峰的炎夏近在眼前,国内重点电厂的煤炭库存却居高不下。

      截止6月12日,全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接近9000万吨,沿海六大电厂合计存煤1740万吨。此时,内贸煤炭港口发运总体已处于高位平台期,但下游电厂的日耗数据却持续走弱。

      动力煤市场正呈现旺季不旺的反常现状。下游电厂高库存低日耗的情况让场内人士愈发看空,而相关保供稳价的政策在情绪上也为看跌煤价提供了支撑。

      煤价存在下跌可能,这时的电厂更加冷淡。

      “在中国煤电产业链中,电价受市场影响小,煤炭总体通过市场定价,政策调整对煤价有很大影响,有‘市场煤、计划电’的说法。总得来说,煤和电的毛利水平此消彼长,呈现博弈的态势。”亿海蓝首席分析师林书来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。

      一个问题在于,煤炭市场是决定近几年国内航运市场的关键因素。煤电博弈已经成为影响国内航运市场的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    旺季不旺

      夏天的用电高峰即将来临,相关部门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,却没想到,一边是煤矿不采煤,一边是电厂库存煤用不掉。

      数据显示,今年4月全国原煤产量2.94亿吨,环比下降400万吨,受安全等因素影响,国内煤炭主产区产量均比较稳定,山西、新疆产量出现小幅度回落。但尽管近来煤炭产量有所回落,但并没有供给不足的情况发生,相反,动力煤市场还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过剩压力。

      截至5月31日,环渤海五港库存总量为2363万吨,环比增加159万吨,比去年同期高出523万吨;沿海六大电厂库存1749万吨,环比增加209万吨,比去年同期高出483万吨。

      据了解,近一年来,国内的结构性变化导致沿海六大电厂日耗数据走弱,在5月,这一趋势加剧了。

      “结合当前国内煤炭消费来看,内贸煤炭港口发运总体已处于高位平台期,当前没有看到能引起发运量再增的因素。下游火电行业采取了持续高库存策略,有效地抑制了煤价、运价短期上行的风险,当前较低的日耗水平,对运价形成压力,同时,大型电力集团采购‘追跌杀涨’的策略对市场短期波动影响较大。”林书来表示。

      在林书来看来,伴随着供给侧改革的进一步推进,煤炭“去产能”、“控产量”取得很大成效。当前经济环境下,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,整体上制约了总体产业链的利润空间。

      需求疲软下,主产区及多地均表示电煤销量不佳,部分有下降趋势,尤其主产区部分煤价偏高,有一定下行。5月底,陕西地区煤矿部分煤管票告急,双山及神树畔等煤矿已经暂停销售,同时仍有多处煤矿尚未复产,资源仍不宽松。

      但在港口,由于累积库存量较大,高成本低报价下贸易商出货意愿较低,实际成交较为有限,据悉仅部分高硫煤贸易商相对积极。卖方出货困难,对后市预期较为悲观。

      据了解,今年以来,动力煤发运长期倒挂,铁路运力不饱和。但国内煤炭市场低迷,进口煤炭却再创高位。

      数据显示,中国5月份进口煤炭2746.7万吨,同比增加513.4万吨,增长22.99%;环比增加216.8万吨,增长8.57%;1-5月份,全国共进口煤炭12738.8万吨,同比增长5.6%。

      “煤炭进口数量增加跟国内煤矿产能释放率低有关系,进口通关数量增加起到了适时补充的作用。”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表示。

      中国是煤炭大国,过去的2018年,煤炭生产和消费量分别为36.8亿吨和39亿吨,同时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煤炭进口国地位。海关数据显示,2018年,中国煤炭进口2.81亿吨,同比增加1050万吨,同比增长3.9%,进口金额246亿美元;煤炭出口493.4万吨,同比下降39%;煤炭净进口2.76亿吨,煤炭进口量秦皇岛煤炭网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(BSPI)显示,环渤海地区价格继续下行,进口煤价格优势冲击内贸市场,部分船舶通关待卸;火电深度调峰,清洁能源发电出力增加;贸易战影响渐显,高耗煤行业用煤需求减弱,以上各因素叠加,促使环渤海地区动力煤价格进入下行通道。

      煤炭压港

      受上游煤炭产地价格上涨、下游电厂“低日耗、高库存”等多重因素影响,上年来坑口煤炭价格、港口煤炭价格倒挂较为严重,贸易商积极性不高,北方港口库存积压。

      从上游看,自4月份开始,内蒙古、陕西等煤炭主产地进入更加严格的环保及安全检查,并收紧了煤管票的发放,导致当地煤矿生产严重受限,由此带来坑口价格上行,到港成本增加等连锁反应。从下游看,4月下旬开始,电厂陆续进入检修期,日耗持续下滑,库存攀升,电厂采购欲望不足。上下游对垒,贸易商以观望为主,环渤海港口煤炭码头堆场库存高位运行。

      以秦皇岛港为例,5月份随着大秦线检修结束,检修期间由于发运量减少而积的库存理应逐渐释放。但截至5月27日,秦皇岛港库存已达634万吨,远高于往年同期。曹妃甸三港的表现也很明显,截至5月22日,曹妃甸三港煤炭库存已达到911.5万吨,相比月初750万吨,库存增长逾20%。

      在业内分析师看来,在需求明显不足、供给预期增加的条件下,六月份国内煤炭市场总体上维持弱势运行,尤其是动力煤市场,将表现为逆势调整。具体来说,下游钢材需求面临走弱的风险,焦炭市场持续上涨动力不足,同时不排除高位回落可能,考虑到炼焦煤市场的滞后性及抗压性,六月份炼焦煤市场将继续稳健运行;由于需求迟迟不能释放,尚未走出调整的动力煤市场又遭遇要求增产及降价的双重压力,因此,动力煤市场的调整会延后,将呈现典型的旺季不旺、煤价逆市下跌的反季节特征。

      煤炭价格的低迷,也影响了航运市场的态势。

      为了提振港口煤市,华能曹妃甸港口有限公司、国投曹妃甸港口有限公司、唐山曹妃甸煤炭港务有限公司相继发布公告,自5月22日起将港口港杂费阶段性优惠至16.5元/吨(含港口作业包干费、货物港务费),较之前的18.5元/吨下降2元/吨。

      不过,在资深煤炭专家舒大枫看来,港口这些努力虽然给贸易商留出了一部分盈利空间,但真正能起到疏港作用还在于电厂用电量的增加。

      “当前的情况主要是电厂的用煤量上不去,沿海六大电厂最高峰时每天耗煤85万吨左右,而目前只有60万吨左右。等到7月份进入用电高峰期后,这一状况或许会有所好转。”舒大枫表示。


      责任编辑:牛君丽
      山西友情网站
      煤炭行业网站
      子分公司网站
      相关媒体网站
      2019香港买马网址|实力信誉平台